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從痞客邦轉戰人力銀行,104第一位「數據長」呂承諭要帶隊追上國際品牌。


  數據的重要大家都知道,但是收集數據之後要如何應用,卻是一段漫長艱辛的學習過程。成立超過20年的104人力銀行,目前會員數超過650萬人、企業會員近32萬家,堪稱台灣最具代表性的人力銀行。今年初,104第一次設立「數據長」這個角色,準備好好從龐大資料中挖出更多金礦。

  「其實在十年前,數據就是很重要的事了。包含工作上做決策,甚至是業務和產品設計上,都會參考數據。」104首任數據長呂承諭說。

  笑稱自己「一輩子都在做data」的他,整個職涯的確都和數據牢牢綁在一起。呂承諭專長是資料探勘、社群網路和機器學習,過去曾任職於中研院資訊所博士後研究,後來在痞客邦待了五年。一開始,他是以資料科學家身分,負責開發痞客邦搜尋引擎和分群分類演算法。

  2013年,他接任痞客邦技術長兼大數據平台產品經理,串連城邦集團旗下如商業週刊、遊戲基地、美麗佳人等約20個網站的使用者資料,將數據運用在痞客邦的文章推薦和廣告推播。今年1月他加入104,正式成為這家老牌企業創立以來的第一位數據長,與資訊長臧柏皓、技術長林嘉軒、資安長陳啟昌和資深架構師呂昭寬等建立起緊密互動。

  「數據長在台灣比較少見,不過在國外,已經不是一個罕見的職位了。」他表示,104之所以設立數據長,就是為了善用手中大量數據來優化產品,提供更好的使用體驗。

  然而,只有將領一人還不夠。所以這半年來,呂承諭的第一個工作重點就是籌組數據團隊。目前,他帶領的團隊約20多人,成員包含12位資料工程師,以及具有統計、數學背景的6位市場研究數據專家。另外,還有四位博士級的資料科學家,他們分別擁有機器學習、自然語言處理和社群分析專長,「這三個領域,也是我們因應104未來的數據分析和工作項目所衍伸出來的。」

  第二個重點,則是為104補足彈藥,努力追上LinkedIn、Facebook、Google、Monster.com等國際品牌。

  呂承諭觀察,LinkedIn進入台灣市場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是並沒有成功發酵。「以104擁有的資料量,應該是遠遠超過LinkedIn在台灣的求職者。」此外,LinkedIn的求職者多半落在高科技相關產業的中高階人才,104的工作則遍及360行,因此光論台灣,104不管在履歷表數、職缺數和媒合數都是遙遙領先。

  不過他也坦言,104在使用者介面設計、數據分析和演算法推薦等產品設計方面「還是有落差」。「相較於他們在數據方面提供的優質服務,104還有一段路要追。」他指出,今年上半年,他和數據團隊就是專注找出「下一代的104」在資料科學和數據分析上應該要提供什麼樣的服務,才足以迎頭趕上國際競爭對手,並且幫使用者找到更好的工作。

  接下來的路依舊不輕鬆。未來六個月,呂承諭帶領的數據團隊有兩項任務。

  首先,他們要將800萬會員和近百萬個有效職缺快速做出語意分析和媒合。「在求職媒合的演算法中,有一些基本的profile包含性別、年紀、學歷和經歷。學歷又可以細分到高中以後的學歷,經歷就是他進入職場之後,是在哪一個產業、哪一個職務、服務多少期間。」除了個人資料,還會衍伸到性格取向和社交圖譜(Social Graph)。「舉例來說,我們經常聽到交大幫、成大幫、台大幫。甚至在你的Social Graph裡面可能還有前同事、社群上的好朋友,這些對於你的媒合其實都有影響力。」

  其次則是運用數據優化產品,簡化使用者找工作的流程。「打個比方來說,每個人在使用Google搜尋的時候,相信應該很少人會看超過第五頁甚至第三頁以後的結果。」他說:「我們有做了一些努力,但是並沒有做到最好。所以很多求才、求職者在我們預設的平台上,可能要看超過三頁以上。這是我們該努力的目標。」

  「104上面,沒有一筆資料來自本身,全部都是由這個社會貢獻的。」呂承諭指出,為了回饋國內開發者,104將在下周舉辦首場公開黑客松,在不洩露求職者個資和企業資料的前提下開放數據。據了解,目前已經有三百多人報名。「我非常期待!」他興奮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科技]避免聊天訊息不見!Line 備份 4 招一定要學!

即時通訊軟體 LINE 相當受台灣民眾歡迎,是不少人每天必用的重要工具之一。不過 LINE 的聊天備份功能不夠完善,令不少人相當頭痛。不過既然每天都需要用到 LINE,就要防患於未然,以免哪一天 LINE 突然發生問題,訊息通通不見了!到底目前 LINE 有哪些聊天記錄備份方式呢?以下就列出目前可用的 LINE 訊息備份方式,還沒備份的人請快快備份吧!

⑴ 備份 LINE 訊息這樣做。


LINE 目前的備份功能,只能讓使用者針對個別聊天室進行備份。使用者可以針對訊息記錄進行純文字備份,或是把照片、影片等檔案連同文字一起全部打包備份。用戶可以將備份後的訊息儲存在雲端硬碟或是接寄送到 email 信箱,等到換了新手機之後再匯入即可。

不過這功能比較麻煩的是,這個功能只能針對個別聊天室進行備份,若是你的 LINE 裡面有好幾百個聊天室在使用,要備份完恐怕要花相當長的時間。

⑵ iPhone 聊天記錄備份功能。


LINE 也在去年針對 iPhone 用戶推出了新版本,讓用戶可以把聊天記錄備份到 iCloud 上。打開 Line App 之後,選擇「設定」>「聊天.語音通話」>「備份聊天紀錄」,就可以將聊天記錄備份到 iCloud 上了。這樣就算即使是不小心弄丟或是換了新 iPhone,只要重新安裝 LINE,就可以將聊天記錄復原。

不過上述備份方式只針對 iOS 裝置推出,Android 用戶恐怕還要再等等。另外就是此一備份功能只能將 iOS 裝置的 LINE 聊天記錄備份到 iCloud 上,也就是說如果 iPhone 換機成 Android 手機的話,聊天記錄是無法轉過去的。

⑶ iPhone 不用越獄,靠這個小工具就能備份 LINE。


除了 Line 本身的備份功能以外,也可以用第三方工具來備份聊天訊息。iTools 是知名的第三方 iTunes 工具,可以將單一 App 的所有內容備份,並轉移到新的 iOS 裝置上。下載好  iTools 工具之後,接上 iOS 設備並開啟 iTools,並點選軟體上方的「Applications」選項,找到 LINE 之後點選「Back up」按鈕,選擇「with record」,就可以開始備份了。備份完畢之後,可以拔除舊手機,再連接上新 iPhone。

連上新裝置之後回到 iTools,回到剛剛的 LINE 介面,在左側點選「iOS…

[遊戲]關於任天堂 Switch 的 10 個問題整理,來看看自己答對了嗎?

任天堂遊戲機「Nintendo Switch」(NS)登台將近一個月,相信玩家們對於手上的 NS 操作功能都已經瞭若指掌。以下特別整理出 10 個常見問題來考考大家,看自己對 NS 的熟悉程度有多高。

  1.  遊戲時數怎麼查?

  總遊戲時數對玩家來說別具指標意義,NS 也提供了有關記錄讓玩家可以隨時查詢。


  先按步驟進入個人檔案頁面:NS 首頁系統選單>左上角帳號頭像>個人檔案(プロフィール/Profile);接著會看到該帳號的遊戲記錄,主要列出最近玩過的遊戲名稱,名稱下方會顯示目前的總遊戲時數。

  NS 記錄時數的方式比較特別,玩家剛開始進入遊戲的那幾天其實不會顯示時數,而是以「X 天前玩過」或「只玩了一點」表示。至於要玩多久才會顯示時數?目前主要有兩種說法,分別是首次遊玩 10 天後、遊戲時間達 40 小時後,主機休眠時間則不算在內。

  NS 只會提供大約遊戲時數,而且是以 5 小時為單位,沒能提供精確的遊戲時數實在有點可惜啊。

  2. 解鎖音效沒變化?

  NS 要求玩家在解鎖螢幕時,隨意按下任一鍵三次。先別急著否認自己最常按的是 AAA 啊,如果有試過按下其他鍵,其實會發現按下 ZR 或 ZL 鍵時會有不同音效喔!

  3. 手把上的綠色燈號表示電量?


  非也。無論是 Joy-Con、Joy-Con 握把或 Pro 控制器,上面所顯示的綠色指示燈都代表配對主機的控制器編號,簡單來說就是 1P、2P……。雖然連接主機的手把燈號會在電量耗盡時閃爍,但並不表示顯示燈號代表剩餘電量喔。

  4. 電量怎麼查?

  既然都提到電量了,就來解釋一下 NS 主機和控制器電量該去哪邊查。方法很簡單,在 NS 首頁系統選單,點選下方 Joy-Con 圖案的控制器選項,進入選項後,可以看到畫面左邊顯示的 NS 主機和 Joy-Con 手把下方都有電量標示,若在充電狀態下則會顯示綠色充電符號。


  5. 主題可以換嗎?

  NS 目前有兩種基本主題可以更換,在首頁系統選單點選下方設定選項,進入設定頁面後,拉到下方的「主題」(テーマ/Themes)選項,就有基本白和基本黑可選(XD),以後會不會開放更多主題下載更換仍是未知。


  6. 如何跨區?

  任天堂這次推出 NS 的一大賣點就是取消鎖區限制,讓玩家可以盡情跨到各個地區的任天堂 eShop 購買數位版…

[娛樂]玩了多年的撲克牌,其實背後是結合工程、歷史、設計的大學問!

全世界各地的人們都知道撲克牌,也都有和撲克牌打過交道,幾乎每個地方都宣稱撲克牌是自己的發明成果。中國人認為撲克牌最早起源於十二、十三世紀南宋時期傳出的中國的葉子戲(按照四季分為四種類別)。法國人則認為撲克牌是由塔羅牌演變而成,而英國人則表示自己是在所有經過認證的記錄資料中最早提到紙牌遊戲的國家。

  現在,大家可能都知道怎樣玩「二十一點」或者是橋牌,但很少有人會靜下心來想一下,一副撲克牌其實是工程學、設計和歷史多方面融合而成的一個奇蹟。撲克牌不僅是一種休閒娛樂時的消遣工具,也是高額賭博和魔術技巧的練習和展示工具,不僅是一種數學概率模型,甚至有時候也會被當作貨幣或者是機密訊息的傳播媒介。

  在這個過程中,撲克牌不同起源的獨特之處也展現了出來。撲克牌的名稱、顏色、標誌和設計根據不同的出處以及玩家不同的想法而發生變化。這一張張的圖形卡片不僅僅是玩具,或者是工具,他們更是展現不同習俗的一種文化印記:

  有關撲克牌的誕生地一直眾說紛紜,外界也沒有達成一個確定的共識,但就像火藥、茶和瓷器這些發明一樣,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撲克牌也是起源於東方。國際撲克牌協會(IPCS)主席 Gejus Van Diggele 也表示:「學者們和歷史學家對撲克牌的確切起源存在分歧,但他們普遍認為撲克牌是由東方向西方進行擴散傳播的。」

  中國唐朝時期有史料提到了一種紙牌遊戲,雖然這種遊戲更像是現在的多米諾骨牌,但專家認為這是有關紙牌最早的書面記載材料。歐洲 14 世紀末期的一些參考文獻曾提到一種「撒拉遜人(阿拉伯人的古稱)玩的遊戲」突然傳入歐洲,這表明紙牌不是來源於中國,而是來自阿拉伯半島。

  此外,還有一種說法是,紙牌最早是由游牧民族從印度帶來的一種能夠預測命運的卡片,為紙牌的起源打上了更為久遠的一個印記。但無論是哪一種起源,應該都是有一定的商業契機促進了紙牌在遙遠的東方與歐洲之間的傳播,與此同時印刷技術的發展也加速了紙牌跨國界的生產和傳播。

  在中世紀的歐洲,紙牌遊戲多是與喝酒、賭博還有其他的一些陋習聯繫在一起。由於紙牌遊戲傳播的廣泛性,以及它給當地所帶來的破壞性,當局決定禁止紙牌遊戲。歷史學家 Michael Dummett 在他的《塔羅牌遊戲》一書中提到了巴黎的一項法令,禁止公民在工作日玩紙牌。後來,紙牌遊戲被教會視為異端邪說,傳教士也紛紛遊說,認為「邪惡的紙牌」只會導致生活的…